求正规网投平台-正规网投平台排行榜

欢迎访问顺时针纪念册分部官网-www.sszjnc.com+微信关注/网站地图/联系大家/13908096439

免费咨询热线400-028-9097

万县粮校财12班同学聚会纪念册定制

求正规网投平台 同学聚会感言 谁家少年曾白衣,暮年声里说古稀

谁家少年曾白衣,暮年声里说古稀

顺时针纪念册 www.sszjnc.com 阅读:次

篇一 : 谁家少年曾白衣,暮年声里说古稀

寻一处山高水长,

建一座亭台长廊,

携一人美眷同往,

许一世地老天荒。

你织一匹红衣布,

我耕一亩门前土,( 文章阅读网:.sanen.net )

你舞一场江山不负,

我奏一曲流年共度,

如此两人,

共植门前槐树,

四季更替,,

且与你朝暮相依。

末了,

倾我所能,

陪你,

从少年白衣,

到暮年古稀。

篇二 : 《流年》记事篇:谁家少年曾白衣,暮年声里说古稀

?

《流年》记事篇:谁家少年曾白衣,暮年声里说古稀

总要用一些笔墨来记录下过往的点滴,历经岁月的磨砺,经年之后,才有所回首。

题记:又是一年风起时,今夕是何夕? ___________孤风起

记忆如线,时间如剑,线断总因无情剑,经年往事难再现。人,总在行走,何必回首?然而,高中三年的时光,正值青春年少时,有着太多太多难以忘怀的事情值得大家用一生去换一个念想,疯闹也好,哭笑也罢。我怕时光太无情,夺走那些美好的记忆,誓要用心头血,研取一碟相思墨,在时光的夹缝间,勾勒存在的痕迹,你懂也罢,不懂也罢,任凭岁月风干了随意悬挂。

1、 惊艳了半载时光:温润了尔我。( 文章阅读网:.sanen.net )

遇见她,是偶然,想念,却成了必然。而如今,还剩下的,或许只有怀念了吧。天尽头,笑而不语,一句好久不见,你,还好吗?计划中,原本的我是不会去广益的,但是命运总是那么神奇,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她说她可能去五中,而我在初中班主任的先容下,也有了这样一个机会,于是,不管考虑的过程如何,最后的最后,我背井离乡,孤身来到了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南山上。带着青涩,我和她开始了那半年的蹉跎时光。从高中第一天开始,那时候我会每天写日记记录下每天的大小事情,用对蒋老师说的话就是,我怕我明早起来就忘了昨天发生了什么,就像现在已经记不得初中那个发生了些什么,后来,她发现了我的日记本我就没写了,从那上面,她知道了我和彬哥第一天的翻墙,知道了我背后对她说不出的念想等等。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周末与家里通话,因为家里的某些事情我眼泪瞬间就流下来了,而她只是静静的在旁边为我拭干眼泪,让我感动了好久。我记得她任性时的倔强,记得那时我因为一句话和胖娃杠上被老王促膝长谈,记得分开后听闻她在宿舍抱着彭大姐痛哭的场景,记得之后两年不曾说过一句话的陌生,记得送别徐老师我趁着喝醉去给她敬酒的毫不理睬,记得我低沉时与黄彧清老师长谈的夜晚,还记得带我走出泥潭的肖的那一个电话。值得一提的是,那本写了二十几天的日记,在家里的时候被我爸妈看见,然后因为开学翻墙被骂了一顿,后来的后来,我觉得丢不掉那些文字,就交给了佳哥,他就直接随意放在了枕头套子下面,后来高三搬迁无意间翻了出来,又感伤了一遍,就烧掉了。过不去的过得去的,都会过去,彬哥说,过去是一个值得去的好地方,却不可久留。人,总在行走,何必回首?不是么?如今,天尽头的伤,早已安好如初,想对你说的,千言万语只有一句话,你,还好吗?

2、 开学翻墙大逃亡:这是要作那样?

作为一个刚刚逃离的中考压力的高一新生,我,俊哥和彬哥背井离乡到了南山广益。第一天,报道流程都还没有走完。学校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是下午五点之后就不能出校了,门卫又不熟悉(后来高二和门卫熟了,几乎打个招呼就可以出去了),大家就郁闷了,因为晚饭都还没吃,而且还需要买的一些生活用品也没有买齐。这时候俊哥说话了,他说他听学长说学校后山围墙有个地方可以出去,学长经常翻墙出去上网,于是,年少无畏之下,大家三人就悄悄向后山去了。恩,还算顺利,沿着围墙走,走了很久终于看见了一个缺口,围墙上全是碎玻璃,而那个地方几乎都被踩平了。于是大家三人借助旁边一棵树全部翻了出去。关键是后面俊哥也不知道路了,于是大家只能在山林间乱走,沿着大路走到一个地方,有人看守说封山不准进去怕起火,于是大家又只能沿着小路一直向下,不知不觉之间走到了一片坟地,俊哥吼了一句卧槽乱葬岗,在那样的山林间行走,有时都没有路,只是扶着树干向山下滑行,看见那样的地方确实吓了一跳。不知道又走了多久,终于慢慢有了人烟,然后大家问了一下是什么地方,我擦,上新街!大家直接从南山上跑到了南山下你敢信?然后大家三人就坐公交车上去了,也顾不得晚饭,回宿舍换衣服就准备晚上上课了,直至今日,谁也没有再说起过这件事。我在想那时候被老师知道了还能不能顺利报道。。。。

3、 南山传说:百年古尸与红楼遗梦。

南山之巅,文峰塔边,百年名校:广益。时间已经记得不真切了,只记得那是徐老师带大家去爬文峰塔。走在林间小路上,远离了教室的沉重氛围,同学们三五成群,都带着一股子的兴奋劲,徐老师走在前面,给大家讲着这里的纪念馆什么的,突然他问到有没有看过一个恐怖片是叫一只绣花鞋,还说就是在这里拍摄的,他顿了一下,又说到之前在南山半山腰,一座已拆掉房屋的民房宅基地下,挖出一清代古墓,墓中女尸保存完好,一点未腐烂,其面容安祥,相貌如生,皮肤白里透红而有弹性。后来据说应该是清代的妓女,但是只有百年历史,考古学家说研究价值不大被焚烧了。我一下子想到了上次翻墙出校穿梭林间的经历,我去,简直吓死爹了!还依稀记得后来每次吃完午饭在宿舍闲聊,有人总说到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把广益买下重开红楼,光复这一方山水的本性,咳咳,这是后话。。。

4、 高一国庆返校之辍学事件。

时间过得很快,第一个国庆节在不知不觉间就来了。鲁闽川是我小学同学,初中毕业后也和我一起到广益就读。记得国庆回去的时候,他还送大家到了车站,还为大家每个人买了水,他却并没有回家,说他父母在这边。大家也觉得没什么,反正七天就返校了。只是后来,七天之后大家全部返校之后,他却再也没有出现过,恩,直接在国庆逃了,他爸妈也并没有找到他。学校似乎并没有说什么,或许是大家不知道吧,后来听说,以前在平时聊天中,他就透露出早就不想读了的念头,觉得没什么意思(其实我也觉得没意思,只是不得不继续走下去罢了,到了所谓的大学,其实更没有意思,但是却还要走下去)。后来过了好久好久,大家又能与他联系上了,还好,至少他一切安好,或许这就够了吧,不是吗?

5、 奇男子:与佳哥的结识。

嘿嘿,终于说到佳哥了,那个奇男子,可爱得像傻逼一样的男人。诶?怎么认识他的呢?让我想想,哦,对,记得是我换了位置之后,彭大姐是我同桌,佳哥在我后面。我一换过去,屁股都还没坐热,他就自来熟的和我聊上了,说什么嘿嘿东哥到这里我数学不用担心了啥啥啥的,说得好像我一过来他就能拿满分一样,恩,这是他的招牌话语。我的第一反应是,他么的这谁啊好像我跟你很熟似得,不过佳哥还是很帅的,不能否认这就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再加上他的自来熟亲切感,我很快就和他熟悉了,然后就经常一起和他还有攀哥一起吃饭啊,他们带着我打篮球啊什么的,恩,说到这确实有点渣渣,我只是被他们虐的一个靶子罢了,但至少学会了一点篮球,呵呵,讽刺的是,那时候,有一次那个她对我说离刘佳远一点,说刘佳把我带坏了,呵呵,我并不觉得打篮球有什么带坏的,况且最后佳哥成了我的结拜兄弟之一,或许这也是后来与她分开的一个引子吧,哦,说偏了。再次回到这个傻逼一样的男人身上,还记得高二那次他们带我去南山度假村游泳,我第一次下水就被他灌了几口水,我那个郁闷啊,站都站不稳。还好,几次之后就基本会了,至少可以简单的游了,哦,还有一次我坐在深水区边缘和另一个同学聊天,尼玛说着说着我一下子就掉下去了,吓死爹了,还好他们立即就把我拉上去了,不过又灌了几口水。但是不得不说,佳哥还是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至少他的交际能力我是很佩服的,虽然有时有点犯二。

6、 三大恶人之老王是我班主任。

在广益,传说有三大恶人,罗伯伯和另一个我是知道的,尼玛最后一个就是老王,大家的第一个班主任。恩,老王是怎样一个人呢?首先他很壮实但是也很清秀,篮球赛我是亲眼看见他带球上篮尼玛直接把别人撞飞了。。。其次呢他说话很有艺术,让你无可挑刺,听着如春风拂面,再来说说他的事吧,那时候大家每周都要交手机,周末发下来(以至于每个周末教室外面全是凳子一排排的蹭网。。。),而俗话说得好,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什么模型机啊,纸板啊,反正是用一张纸包着上交,大家并不觉得老师会打开查看,事实证明大家都错了,然后老王居然通过翻看手机抓出了班上的几对情侣和那些没交手机的人,艾玛还好我把电板下了他开不了机。。。哦,还有值得一提的是,有一次一节自习课,班上一同学用手机在看某种色彩的视频,你妹的老王突然从后门进来了你敢信?!然后他就被带走了,然后的然后,就只听见办公室时不时传来一两声的震动。。。

7、 宿舍大妈:与谭阿姨的结识。

我觉得很庆幸的一件事就是在高中遇见了谭阿姨。记得很清楚,就是在第一个国庆节回来之后,大家宿舍管理员换成了谭阿姨,我和彬哥只是简单的向她问好了几次,她就记住了大家,记得每次宿舍没有打扫干净时她帮大家打扫干净了然后拿流动红旗,记得每一次去打扰她使用本来是管理员用的脱水机,记得学习繁重时她帮大家打好饭(后面说抢饭风波),记得饭菜凉了的时候她为大家热饭,记得周末在她的住宿房间为大家炖排骨,记得我用她的电池炉为没有吃饭的佳哥煮面,虽然水都干了佳哥还说好吃,记得我通过她认识了更多的上一届值得结交的学长,记得我学习压力大时停电后在她的房间上自习看书,记得她生日的时候带着大家出去爬山游历吃火锅,记得我为某某打了一半的围巾她帮我打完了,记得大家会和她分享一天的见闻与一些感情方面的事,记得她说她也是为人父母知道游子在外求学的感觉,她是真正的把大家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照顾,这一句谭阿姨,我叫的真切,我想彬哥们也是一样的感觉。

8、 分科风波:浪子天哥与神棍。

半年时光是很快的,很快一个学期就结束了,高一下期,分科分班,让我郁闷的是,分科分班要根据上期成绩,而我那一次偏偏文科考得很好理科考跪了,最后,以全班倒数第几的成绩进了6班,恩好在还是进了,不幸中的万幸了。然后在6班,首先是每一个人的自我先容,我的座位在中间,倒不急。恩,每个人简单先容了一下自己,然后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到我了,我在想,如何才能在第一次就给同学留一个深刻点的印象呢,感觉前面太平淡了,于是我走了上去,借口笑说黑板写满了(其实并没有),我就帮你们擦啦,又随便绕了几句,然后我就把黑板上的名字全擦干净了,之后就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的中央,然后就先容完下去了,恩,还是看见徐老师笑了一下。我那个悔恨呀,走的时候该把自己名字也擦拭了!然后后面就到了天哥,这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呵呵,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浪。他上去正准备在空白写姚人天,尼玛可能一时心血来潮,直接又把我的名字擦了,在上面写上了姚人天。我有点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不过还是很佩服他的机智,然后他先容完下来又和我说笑了几句,我知道他是想说不要往心里去,我当然没有那么小气,只是很佩服他,的确很聪明,他是其他班考进来的,那时候,彬哥林哥永远第一第二争夺,拉开第三一段距离,天哥永远在第三,然后拉开第四一段距离(恩,高考是我大发淫威啦哈哈不多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恩,后来慢慢地接触多了,其实天哥还是很值得结交的一个人,义气很重。能在高中结识到他们确实是一生的大幸。就不肉麻兮兮的了,假期一起喝酒吧。然后后面又是机械的先容,只记得有一个男生,他说以前大家都叫他神棍,大家也可以这样叫他,他说上期班上女生都没认识完,现在一定要认识,呵呵,后来的后来,我觉得她与班上女生也没有什么交集,当然,我也是,恩,风流的是彬哥,后面说。恩。如今,天哥在重大,神棍在在西安军校。

9、 两年思修课换7个老师你敢信?

真不知道学校是怎样想的,认为大家理科生思修不重要吗?在短短的两年之间,四个学期,换了7个老师,平均一个学期来两个老师,还不尽相同!只记得第一个学期是梅春,听起来很女性化的一个名字,但确实是男的,记得他是因为他是学校的老教师,教得很好。还记得一个是周玲欣,一个西南大学的实习生,恩,记住她是因为走的时候我找她签名了。她写的是一句英文:may there be enough clouds in your life to made a beautiful sunset。好吧,其实记住她是因为长得很漂亮,声音也很好听。。。

10、 广益风流人物之屌丝传说。

高二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位转校生,恩,女神,哦,不对,是屌丝,恩,后面她的外号就是屌丝。恩,第一眼看去确实是女神。据说她是因为啥啥啥才转到大家学校的,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咳咳,好吧,因为某些原因,此处不与说明。值得一提的是,那天力哥和林哥打赌,力哥说林哥如果拿到联系方式,就请他吃饭。卧槽林哥直接提着笔就上了你敢信?然后只看见林哥和屌丝说了两句,指了一下力哥,然后写下电话号码就回来了。恩,有时候一顿饭就是这么简单。。。恩,后来屌丝和大家混熟了之后,向哥天哥和危袁就经常绕她,啥啥你的小胖墩男友呢,啥啥啥等等等,还有后面强哥的啥啥啥,少儿不宜,此处就此省略一万字。。。

11、 力哥跌床事件与以血饲蚊。

恩。说到力哥了。力哥也是高二转到大家学校的,他被分配到彬哥林哥的宿舍。据说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彬哥一如既往的打着他的呼噜,突然,哐当一声,二号床的林哥瞬间被惊醒,彬哥继续打着他的呼噜,林哥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哐当一声,强哥与科全瞬间也被惊醒,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一个黑影从地上爬了起来,晃悠着爬上了力哥的位置,一会,伴随着彬哥的呼噜,响起了另一声平缓的呼噜声。第二天,原来真相是,力哥是在上床,宿舍中央有一个桌子,昨晚力哥先从上床跌落到桌子上,然后又从桌子上跌落到了地上,然而力哥只是静静地爬回去继续睡觉了,然而彬哥早已看穿了一切,整个过程一如既往的打着他的呼噜。恩,再来说说力哥化身高僧神佛以血饲蚊。据说南山上夏天蚊子特别多,又还特别大,而力哥的蚊帐短了一截,蚊子就从下面钻了进去,而力哥早已看穿了一切,只是静静的看着蚊子们吸血,他说它吸饱了就会走的。我想那蚊子一定在说,好人啊,好久没有吃这么饱了!其实吧,力哥也是一个十分值得结交的人,因为他很真诚,马马虎虎之间,彰显着人生的大智慧。最后,力哥在涪陵复读,预祝力哥高考胜利。

12、 广益传说之千人抢饭风波。

你见过千人从足球场奔过,每个人拿着一个饭盒,有的两三个,如同田径一样飞驰,时不时哐当哐当吗?我就见过。大家的教学楼与新食堂搁着整个操场,每次一下课,就是一场千人运动会你敢信?老食堂早已没有站得下人的位置,而新食堂更是排到了路上,吃个饭排队就要半小时左右。以至于后来,大家要么很早提前就逃课跑了,要么等到很晚才去吃。后来,学校没有办法,各个年级分开时间段下课,恩,中间有个十几分钟的间隔,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场景依旧壮观。

13、 中午广信楼二楼厕所惊魂事件。

大家的宿舍在广信楼,是实验室改编的,桌子非常大,以至于后来换校区了桌子小了完全不习惯,恩,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大家教室在四楼(突然想起有几个周日大家几个人翻窗进微机室玩耍什么的就不细说了),然后同学们都喜欢中午下去二楼上厕所,因为安静嘛,吸烟啊玩手机啊屡见不鲜。恩,就是一个中午,我是真的肚子不舒服去二楼上厕所,过了一会,突然听见几个女生在外面说话,说什么连男生厕所都没进过什么的,卧槽他们要进来?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我去!我咳嗽了几声,然后是一个短暂的沉默,之后是三声尖叫,然后就听见她们跑了。尼玛屎都吓出来了有没有,哦,不是吓出来的。。。

14、 在彭大姐家过元旦乌龙事件。

在高中认可的女生不多,彭大姐算一个,一直这么称呼她。那是高二的元旦节,因为放假时间短,我和彬哥都没有回去,本以为会在学校蹲三天,彭大姐却说去她家过元旦,我和彬哥莫名其妙的就答应了。然后元旦的时候,我和彬哥准备了一下,买了一点小礼品,就出发去彭大姐家了,也不是很远,很快就到了,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她就出来接大家进去了。恩,她妈妈上班没有回来,只有她爸爸在家,然后后面淤佳,她姥姥和表姐也来了。重点是,我和彬哥把礼品交给了他爸爸,他们在做饭,大家就在那里看电视,哦,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电视播放的内容《搞定岳父大人》你敢信?!我的小伙伴都惊发呆了。然后还有,里面的猪脚有一句话:我叫范坚强,小时候他们都叫我强奸犯。。。恩,之后吃完饭大家就去骑自行车看影片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15、 彬哥的提水神曲:甩葱歌。

有那么一首歌,特别有节奏感,它的名字叫叫甩葱歌,彬哥的代言词,每天晚上楼道里响起这个旋律的时候,不要害怕也不用猜,肯定是彬哥去接水了,恩,两个水桶全满,彬哥跟着甩葱歌的节奏一口气冲上五楼你敢信?6666,腿不算腰不疼,连呼吸都没有了耶。。。

16、 高二送别徐老师之醉酒事件。

高二结束了,高三要换班主任了,大家班级在南坪定了餐厅,给老徐送别。那次我喝醉了,好多人都喝醉了,依稀还记得徐老师和我说了好多,我的缺点什么优点什么的。重点是喝醉了之后,科全扶我下楼,他比我瘦小,扶不动我,在楼梯我和他直接一起从二楼沿着梯子滚下了一楼,我喝醉了麻木没觉得什么,后面想起他一定很痛,,,然后他们就先把我和向哥弄上出租车让大家先回去,朱晨浩和陶权欣陪大家一路上山。到了黄桷垭,尼玛马上下车了向哥突然在车上吐了,这下司机不干了,没办法,然后他们把我和向哥停在学校下来的公路口,我还有点清醒说我扶他上去,然后他们就和司机一起去洗车了。然后他们前脚刚走,我后脚就和向哥躺在公路边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后面的人到了学校发现大家还没有到,下来找大家,看到两个大男人直挺挺的躺在马路边你敢想象?恩,然后被他们拉倒校门口,我用冷水冲了一下基本清醒了,然后看见谭攀直挺挺的躺在门口,我二话不说,去门卫室提起大半桶水过来就一股脑全倒在了他头上,尼玛我肯定还没清醒。。。

17、 高三周末夜宿八中风波。

在高三的时候,彬哥和林哥就没有在广益了,而是转到了八中。恩,是一个周末,我记得我是在那边有一个考试还是什么来着,记不清了,哦好像是元旦吗,总之就是我决定去看看他们,在那边借宿一晚。恩,下午就和天哥一起下了山,然后他陪他女朋友吃饭去了,我就自己坐地铁去大学城,到大学城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出地铁站卧槽那种冷你想都不敢想象。然后在彬哥的接引下到了八中,我装着学生的模样就和彬哥一起在门卫的注视下进去了,不对本来就是学生,然后到了宿舍,尼玛那管理员还要点名,还好,我向他问好了几句,又学着佳哥的自来熟和他绕,闲聊了一会,说我是回去了又来学校自习的,他居然相信了我都不敢信。总之顺利的住进了宿舍。八中的宿舍是什么样的?木门铁锁哐当哐当,觉得自己一脚就可以踢开了,然后洗漱台这边的一堵墙,他么的就是一个铁网拉了一张布你敢信?风扇呼啦呼啦我真担心它掉下来。过了一会,林哥回来了,然后大家三个就在彬哥宿舍聊天,到了一点多,听我说天哥在南坪,卧槽林哥淫笑着就打电话过去了,天哥还接了,据说他还在滨江路飘荡着。。。

18、 宿舍脚气:那是男人味你造吗?

高三的时候,生物老师,哦不,他不让大家叫他生物老师,感觉跟禽兽一样,所以在他的淫威之下,大家都叫他冉老师(背后都叫光清我会告诉你吗)。总之,他或许是为了和大家保持关系吧,经常会跑到大家几个宿舍里睡觉,有时候下课回到宿舍往床上一趟,卧槽人肉垫子!有一次他路过大家宿舍,进来转了一圈就出去了,说好大一股脚臭味,尼玛大热天男生宿舍会没脚臭?佳哥马上神回复了一句:放屁,这是男人味你造吗?!。。。

19、 重磅:宿舍风波之老鼠都得死。

大家都喜欢一个游戏,它叫老鼠都得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近食堂,天哥和强哥的宿舍经常出现老鼠,向哥是最痛恨他们的,因为他的被子被咬坏几次了。然后每一次老鼠出现就会引起一股打老鼠狂潮,其余宿舍也会来一起打,大多数都是为了看热闹。然后有一次,老鼠又出现了,经过最开始的追赶,把它锁定在了一个角落,之后召集了很多人,做了很多准备,什么床上书桌封住了门啊等等,最重要的还,二师兄还充当了摄像师,负责全程录像,录像的最开始。每一个人都发表了几句话,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科全说他当观众。然后,就开始了新一轮的打杀,找了很久,终于在力哥床上发现了它,全宿舍乱成一团,打杀声一片,科全从床上下来看热闹,突然那老鼠向他逃窜了过去,科全吓了一跳,真是吓了一跳,直接跳起来了,尼玛,你猜怎么回事?他落下来直接一脚把老鼠踩晕了,然后是他又吓了一跳。。。还记得那个视频被大家反复播放了好久,只可惜,现在恐怕找不到了。

20、 花开彬哥风流史:播种事件。(待更新)

用彬哥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懵懵的情愫。彭智莹 ,谢二娃,小巨人,还有编辑。没想过走到一起,最后还是打不过高考,都只是回忆。这难道是最好的结局吗?”

下面进入彬哥的自述:

其实东哥让我自己执笔的时候,我是拒绝的。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风流史”吗?仅仅是一个称呼罢了,这让我怎么开始说呢?个人一向待人热情,无论和男生女生关系都不错,所以和几个女生走得比较近,但是还只停留在友情吧,我相信。当然,也可能是,友情越位,恋人,当然未满。

也罢,我就说说。懵懵的情愫,彭大姐,二娃,还有编辑,当然,还有小巨人,可能算是高中阶段和我关系最近的几个女生了吧。不知用什么顺序,就用出场顺序吧,哈哈。人生就是一场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都多多少少值得怀念。

初到南山广益,有一场叫做“上宏杯”的运动会的开幕式,我所在的2班,和另外一个中考录取成绩比较好的6班,还有一些高二的学长一起参加了运动会开幕式的文艺演出。在那场排练之中,小巨人就站在我旁边,因为她个头比较小,又爱笑,不得不说就像个小姑娘,可以说这就是第一印象吧。

另一方面,编辑,这个“传奇”的人物出场了。她的出现真是一次机缘巧合,在排练的时候,俊哥问了我一个事情,他问一个女生的名字,当然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与陌生人交流我还是不会怯场的。额,不要误会,我没有去找那个女生问名字,而是问了她的同班同学。这算是个开始吧。不过那个时候编辑并没有认识我。

然后便是彭大姐,最初的印象不知来源于何处,可能就是一见,别想歪了,没有钟情。至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那时候,彭大姐是大家班的生活委员,充饭卡什么的就不说了。后来,东哥、彭大姐和我都一起加入了校团委组织部,三个人的关系后来算是很铁的了,所以才有了高二那年元旦节和东哥一起去拜访彭大姐家。

最后一个出场的人,就是谢二娃了。最初的印象是老徐说他是一个很细心的人,分班之后我主动去和新班级的每一个不认识的人聊天。就和谢二娃算是认识了。

我曾经说,同桌是最容易发展成情侣的,可是我没有,懵懵的情愫最终还是没能战胜攻无不克的高考。

分班之后,自然就要分同桌,老徐用了一个奇怪的招数。我也是笑了,但是这招数用在北航肯定不行啊,因为男女比例过高,某些院系趋于无穷,也就是没有女生。哈哈。说远了。这是个什么招数呢?老徐为了让班级更加融合,每一届学生的分班都不让男女生太疏远,于是在教室的奇数列坐女生,偶数列坐男生。而且还是先让女生选座位,好吧,女生的待遇就是好。但是女生坐下之后男生再选座位,哎呀,我乱想了。阴差阳错,我“选择”谢二娃做我的新同桌,好吧,慢慢的我和她的关系就这样好起来了。其实一直处于友情状态,有时候也会互相打闹打闹。

后来大家的座位又有一些小的变动。一次换位置之后我旁边就成了编辑,在那之前我和她并不熟。

但成为同桌之后,就多了一些交流。在成为同桌之前,有过一些了解,毕竟男生宿舍卧谈会除了天下大势或者人生追求之外也会谈论班上的女生。他们的印象中编辑就是一个高冷难以接近的人。但是我是同桌啊,想不接近也不行啊。说笑了。平时聊天打闹的也就过了。我就像个自来熟一样和她的关系就好起来了。平时互相帮助啥的感觉也很正常。搬个座位一起搬,有时也会关心关心。不过并没有触碰红线。也因为曾经的一句玩笑话成为大家的谈资。林哥、天哥、东哥、力哥、向哥、科全、强哥也都会扯着这个说我是不是喜欢编辑,其实回答都是一样的,只是朋友而已。直到最后毕业时候,大家几个关系好的弟兄们再次提起这个事情,算是一个交待吧,只是那时候和她一起玩会感到快乐,仅此而已,自己也能够理智的克制自己不触碰恋人的红线。后来想想,太单纯。最后以一个拥抱作为最后的纪念。将一切过往划上了一个句号。也曾听编辑说起过她的潜力股(就是他现在的男朋友啦,人家可是军校的哦,祝幸福oh yeah),表示还是挺支撑的。

再说说二娃,当初确实聊得挺多的,除了老徐口中的细心,还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而且未来可能会是个女强人。有时候呢,她又是大家口中的“二娃”,这个外号不只是谁开是叫的,可能是因为她比较二吧。还挺有道理的,“傻二娃”的称号也就开始了。还记得成为同桌之后主动帮她收拾了一下桌面,别问为什么,就是因为我是强迫症,看她课桌面上太乱会影响我这边的美观,哈哈,这个理由让二娃看到了会不会打我。还记得一个周末,我和她打电话说了很久,聊了什么就鉴于对方隐私不提了哟。嗯,就是这样。至于还有什么故事,我也不说了。现在,她在川农,听风浅唱,看云卷云舒。

还有就是小巨人,这可别误会。扬帆看到了就一笑而过吧。其实觉得小巨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多热心的。帮班级做过很多事情,什么运动会啊、元宵包饺子啊,她都非常积极的为班级服务。虽然有点花痴,喜欢看帅哥,不过还是用情专一的啊,她和扬帆二人一直都挺好的。

最后就是彭大姐了,其实我和东哥称她为姐大,还是很铁的。最初只是一见,没有钟情,维系了大家整个高中的好友关系和现在的好朋友。那个时候在团委组织部,彭大姐还是很利害的,担任副部后来到部长。而大家却因为无聊的高考退出组织部的工作。后来和彭大姐、於佳、东哥的关系也还不错,就在那一年元旦去彭大姐家拜访。结果就看到一部影片叫《搞定岳父大人》,再配合着这场景,我和东哥笑了。当然,是开玩笑啦。

就暂时说到这儿,云卷云舒,白云苍狗。纷繁世事,都是过往。不用长期留在过去,偶尔看看就好。希翼多年之后,再聚首,依旧欢饮不羁。而不是像成年人的同学聚会,谈论着房子车子和工作。惟愿,同窗安好。北漂同在。

21、 毕业季:一别经年世事迁,相逢是何年?

记得那时的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北漂。北大清华,北邮理工什么什么的,感觉大学被大家计划的如此之好,只是,毕业之后,各自东西,被分散在了大陆神州的不同地域,而北漂的,只有彬哥一人,在北航沉沉浮浮。

还记得种下的那一刻时光树吗?十年之后你们还会回到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地方吗?还记得埋在那树下的心愿瓶吗?还记得那穿越了十年的笔记吗?还记得泛黄的画卷上你写下了什么吗?那三年,还记得吗?一别经年世事迁,再见相逢是何年?

(2015.5.28第一次修改)

相关信息

热门信息

顺时针纪念册制作部纪念册制作设计定制品牌,专业定制毕业纪念册设计、同学聚会纪念册制作、领导退休纪念册、战友聚会纪念册、同学纪念册、旅游纪念册、成长纪念册、宝宝纪念册、同学录、通讯录制作设计、情侣纪念册、退伍纪念册等各种纪念册制作定制服务。
2003-2017 顺时针纪念册设计制作企业 www.sszjnc.com 版权所有|

导航 客服 QQ 电话

求正规网投平台|正规网投平台排行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